陆川:我的寻枪记
本文摘要:陆川:我的寻枪记

《寻枪》:用生命去寻找

《寻枪》拍摄时,离陆川从“北影”毕业,已经三年。那可能是任何一个年轻导演都要经历的空档期,没有人给他机会导戏。终于有一天有人让陆川出任副导演,但思索了很久之后他拒绝了,因为那无法体现他的意志。于是写剧本,纯粹为商业“写起来完全不累”的活他干过,也写过自己想写的东西,直到遇到了《寻枪记》。

陆川花一万元钱获得了《寻枪记》的版权,但做了相当大的改动,这部两万余字的小说本来风格平淡写实,但在陆川的电影语言下,《寻枪》是一个充满悬疑、幻影重重的故事。

主演姜文谈到《寻枪》的意义说:“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人内心的枪都丢了,但是有的人没有去找,有的人去找了,而且用生命去寻找。”陆川基本同意姜文的诠释:“这恰恰是我要做的东西。我觉得一个人用生命去找一个东西没有错,但是我跟姜文的分歧在于,他想做一个类似《秋菊打官司》的东西,一个人很‘轴’地去找枪;而我觉得《寻枪》说的是一个生活底层的变形虫,在社会和体制的压力下,连变形的能力都放弃了,他必须要付出生命去完成。这其实是我对很多英雄行为的动机的解释。”

据说在拍摄现场,年轻的导演陆川与资深的演员姜文之间有诸多较量。陆川说自己是拿直觉跟姜文拼:“这种较量其实是没有人知道最终结果的,只有我们俩彼此内心知道这种较量的过程。”他觉得跟姜文合作有如战时,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。

“和姜文合作,你说强迫也好、自愿也好、被动也好,我感受了一回什么是真正的电影制作……姜文特别强调制作精良,这是现代电影的概念,而学院强调的是观念,对制作并不讲究。”这是拍完《寻枪》后,陆川对那段工作的评价。

2001年6月,《寻枪》剧本在台湾获得年度优良剧本大奖;2001年7月,电影《寻枪》以100万美元以上的保底分账价格,被美国索尼哥伦比亚电影公司购得全球发行权;2002年在美国主流院线上映。

“《寻枪》是写一个男人如何步入生命的黑暗,在黑暗中挣扎,最终依靠自己的力量让自己的灵魂获得救赎的过程。这恰恰是过去两年我心灵最真切的写照,和所有苦苦等待机遇的年轻导演一样,我并不知道从我笔端倾泻而出的热血是否真的可以打动他人!但我必须去写。电影之路,是人追寻失落梦想与精神的道路,是寻枪之路。《寻枪》已经成为历史,而我站在梦想的起点。”这是最后陆川对《寻枪》的总结。他说得对,在众口不一的评价之外,陆川关于电影的梦想,正在启航。

<< 前一页12